素弦

今天冢不二女孩真的过年了[泪][泪][泪]

话说有一个没太看清的地方想问一下现场的朋友 说选6号的时候yuki姐看向鲇鱼 鲇鱼说啊是这样啊 然后走到yuki面前的时候好像【微微蹲了一下】???鲇鱼那个时候是打算做什么????我大胆猜测一下不会是打算单膝跪地吧😳😳😳😳

【冢不二】温存 (原作向)



“不二,我刚刚到德国,你那里怎么样?我在新环境下也会不大意地努力的。
“啊...是啊。我相信大家也会认真做到的。
“接下来拜托你了,再联系!”


“哇不二!这是谁的电话啊?你怎么这么开心呀喵~?难道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吗!”
“啊...哈哈...是姐姐打来的,她好奇我们这边的训练情况呐。”

不知为何说了这样的谎,到底在掩饰什么样的情感?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似乎给生活带来了不一样的转变呢。

谢谢你,手冢国光。昨天的枫叶是最温暖的饯别。为此,我没有放弃网球。


三日前

十米开外像是有一只红色的小刺猬,大喊着“喂!!超前!!!”冲了过来。越前压了压帽檐,没有回头,脚下的步伐却不自觉地放缓了一些。
“超前!我刚刚看见你们的部长笑了啊!!”
追上越前的小金完全不压低声音地在他耳边急促地喊道,“这样一来北极的冰川不就有一座要融化了吗!”
这是白石之前为了不让金太郎跑去到处打听手冢为什么只有一个表情而编出来吓唬他的理由——因为手冢部长背负着不使冰川受大气变暖影响的使命,只能按捺着自己的情感。小金当时感动地眼眶都湿润了。
越前对金太郎这样莫名其妙的言论早就习以为常,明明可以过滤掉这些的他眼里却闪烁着异样光芒,“诶...?部长从德国回来之后确实表情就丰富了不少嘛。刚刚又是发生什么了?”
“啊!我忘记偷听一下就跑过来了!”小金懊悔地跺着脚,随即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抬起了头,“冰山部长好像是在和眯眯眼大魔王说些什么啊!”
其实我更好奇你们圣经课本部长和你说了些什么啊。
越前心里忍不住地吐槽。
“切。”在不二前辈面前的话,那不就是很正常的事了吗。后半句在没有脱口而出时赶紧咽了回去的越前打心底觉得这个话题就像是被剧透的侦探漫画一样毫无挂念了。而小金在后面吵吵闹闹地喊着“超前你怎么走了啊!那大气变暖怎么办啊!”的声音已经和往常他的话语一样被屏蔽掉了。

夕阳渐渐下沉,晚霞晕染进外围的金光,洒向球场中那两个人的身影。
就像两年前在樱花飘落的季节,青学球场的初识,
雪落纷飞的时节,撑在头顶的那把单人伞,
蝉鸣日烈的午后,图书馆里一起讨论的习题......
三年来涌现的回忆多如星辰,点点微光的聚集,足以照亮整片长空。
太多温暖不言而喻,太多陪伴朝夕共进。
也因为太过了解,直觉已经略有预兆。

“手冢。有些事情,我想我必须要传达给你。”此刻没有一丝微风,每当不二有难以开口的重要事件,好似环境都会变得肃穆一般。
他比往常要认真许多。
尽管在隐藏着那双锐利的蓝眸,手冢依然能感受到这一点。不二在思考事情的时候通常会眯起双眼稍有蹙眉,这说明他还在犹豫。
“嗯。”手冢了解他的心境,深沉的声音满是可靠与耐心,仿佛在鼓励不二不要顾忌地表达就好,静静地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意外地迎来了一段沉默。
不二不是那种把人约出来现想事情的人,既然是多加思考的想法,难道是被自己之前铺垫的往事回忆扰乱了心思? 自己动摇自己这种事在他身上真是罕见,想到这些,手冢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突如其来的温柔笑颜倒是给了这个微笑大师一个措手不及,直到四目相对,手冢都没有发现自己表情上的变化,“怎么了,不二?”
“啊...抱歉。手冢这么突然地笑了,不会以为我是要表白之类的吧?”不二小小地调侃了一下紧接着就步入正题,“我是觉得,你不会止步在U17。”不知为何心中一酸,仿佛是松开了什么东西一般,不二声音有一丝难以捕捉到的颤抖,“宝贵的暑假,会有属于你的更好的机会吧。”
话音未落,却换成手冢内心一紧。
拿到德国职业球队邀请书一事未曾告诉不二,难道被猜到了什么吗?
他隐瞒了所有人,为的是......
为的是带领U17,代表日本队夺冠?
这是毋庸置疑的责任,青学网球部作为初中组全国大赛第一的队伍,部长必须有这个担当。
但是没有自己,这支队伍就不能夺冠了吗?手冢从没有过这样自大的想法。
何况自己的离开或许是很多人飞速进步的动力,他已经能想象迹部景吾听到这个重任将托付给自己的时候会多么拼命来证明绝对领导者的实力;真田弦一郎会像严格管理立海大一样,统治整个U17的纪律。
那他究竟放不下的到底是......
到底还是三年来一直相伴的,默默把自己当做道标的,无法真正投入胜负的,这个就在眼前的人啊。
多么现实却又说不出口的原因。

“如果你觉得我构成阻碍的话,就把我从正选队伍剔除吧。”
“真正的我就在和你的比赛场上。”
......
还有手冢不曾听到但一定能感受到的“只要有你在,无论多高的地方我都可以到达”。

手冢心中一直明白,自己是不二网球路上的精神支柱,他更加明白的是不二比任何人都要多一个无形的限制条件:在身边的精神支柱。
这源于三年来的习惯,无论是朝暮肉眼可见的进步带来的动力还是一起努力相互陪伴的精神寄托,习惯是最复杂的羁绊。

就连手冢自己,也会在德国治疗期间梦见不二。

手冢很少言表出自己的在意,却暗自打算这个暑假一直待在U17,待在这个人的身边。

深蓝的天空逐渐吞噬着夕阳的余韵,光线已经暗了下来。
“现在的你打网球是为了什么?”
“......”
沉默就是手冢最怕听见的回答,这说明他的猜测就是事实。
如果不二果断地说“是为了超越你”之类,那么就算不隶属同队也没有太大关系。
但是不二恰恰是考虑到了可能将踏上分别的路途,才犹豫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不二,网球于你,是为了我,还是为了超过我?”不想再逃避这个问题了,手冢十分认真地提出了质问。
这个严肃的问题倒也不出意外地换来了不二温柔的笑声,“哈哈怎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为了你的意思是?”
“不二。”
“...哈哈好吧。”想打个哈哈回避掉的不二看到手冢认真的眼神后,很明白这是影响他做决定的重要选择依据,便也认真了起来“我确实习惯了追随着在身边的道标,可以说这段生活是留住我的温暖。而越是亲近的朋友,越不想比他差......所以这两者都有吧。”不二停顿了几秒,脸上又回到了往日明朗莫测的笑容:“如果真的像我预兆的那样,我会尽力倾向于超越你这条路的。”虽然也可能就此对网球提不起兴趣了吧。这个想法在不二脑海中一闪而过,他已经不敢再思考这个问题了。
“谢谢,我会再考虑的。”手冢看向微光下这双一瞬间睁开的透亮蓝眸,或许是夜色的映照,他的眼神中似是有些深沉。
“诶?什么谢谢?是我拖手冢的后腿了么?”
“不,谢谢你特意来说这些,选择牺牲最习惯的生活。其实我一直和你一样。”
再说得直白一些,是彼此选择牺牲习惯对方在身边的生活。

能同时考虑十件事的手冢,在回去的一路脑子几乎都是空的,不二仿佛没事人一般聊着杂事的话语在他脑海中飘来飘去,只有一句停留了下来:
“手冢,你的网球之路很长,要为自己而战。”

一天之后,不二就在比赛名单中看见了大和部长的名字。在六号球场的他没有听到的是,大和部长说了同样的话——
“手冢,你要为自己而战。”
那个时候,手冢想起了满地的樱花中雨不二两人一组的训练;想起每场赛事一起的分析;想起在医院门口等着自己的他......

这样的他说了“如果真的像我预兆的那样,我会尽力倾向于去超越你这条路的。”

那么,我可以放心了,不二!


枫叶摇落,换上青学队服的那个身影更加亲切熟稔,那些数不清的记忆再次萦绕心头。
“手冢,我有一个请求。”
我要放弃失败的网球,同时带着我们共同的回忆超越你。
这一天不会很迟。

在这不知不觉走过的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里,彼此的陪伴是为殊途同归不断积累的温存。



(注:开头电话独白引自冢不二音声特典)
初次发文 灵感来源于枫叶战前对冢不二心理的一些个人理解

希望大家喜欢!欢迎评论交流呀!

cn:素弦
摄妆后感谢:阿喵 葫芦

102章ww
上色是随性的 与原作无关 0 0

这个照片后来删掉了 懒得再照啦就把微博的弄上来吧^ ^这边可能不常上微博 不过如果有章友关注的话 一定会回粉的ww大家共同进步吧!最常上的是贴吧^ ^欢迎GD哦

顺便总督带上羊角萌萌的hhh

神乐^ ^

(终于能多图发送啦 w)